邦咯岛的未来式

文/摄影:卓衍豪

这些愿意回到家乡做生意的生力军,其实是在创造生活的意义──一个地方容得下宜居,就业,创业的条件,才是社区永续与否的关键。

上个周末由红土坎码头搭船去邦咯岛,几层楼高的室内停车场一位难求,满载的渡轮每半个小时就把被闷坏的游客吐到海岛上。白天的吉灵丸,食肆里都是游客的身影,邦咯岛经典的粉红迷你巴士沿着环岛公路,频繁穿梭于各个景点之间载送游客,夜晚的霓虹灯投射在因升格为免税岛而增加不少免税店的街道上;后疫情时代的当下,所有的景象都看似一片欣欣向荣。尽管如此,在邦咯岛致力于推动社区营造,举办过5届“邦咯海岛节”的东方人文艺术馆执行总监庄立康和几位当地返乡青年、社团青年领袖仍抱着未雨绸缪的心态,连同驻马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文化组联办了“邦咯岛后疫情时代暨台马社造人交流会”,我和数十位来自由蔡依霖发起的新新村社区联盟的全马各地社区营造工作者共同赴会,希望透过推动合作经济,找到基层社区能够突破困境的解决之道。
邦咯岛的传统渔寮
后疫情时代的邦咯岛,观光产业重燃希望,会有什么困境?作为风土产业龙头的捕鱼业,在疫情期间因马六甲海峡的船只往来数量锐减等因素,海洋生态渐渐恢复,渔获量大增,哪有什么好担心的?心系家乡、每个月办净滩活动的Hello Pangkor团队成员陈伟豪、辜成义,以及回到岛上开民宿、经营餐饮业的几位年轻岛民带众人到岛上的生活社区去参观,走进渔寮、造船厂、制冰厂等产业领域域,希望透过理解邦咯岛的经济命脉,一起为可预测的冲突献议。

去年开始,邦咯岛引进许多国家已经禁用的“打光船”来吸引数公里的鱼群汇集,渔民再一次过将大小鱼只全数捕捞,这样的作业方式对海洋生态链造成一定的影响;渔业同时面临过度仰赖外籍船长的窘境,这种靠劳力且经验难以传承的传统行业,目前绽放着最灿烂的夕阳余晖,美景下容易教人神迷。渔业的旁支──江鱼业近年倒是迎来年轻成员回归,陈伟豪着手为家族事业寻求未来出路,有意将渔寮打造成观光工厂;他分享自己家族的故事,把江鱼业说得生动有趣,是非常精彩的产业生态导览。同样受训成导览员的辜成义,则把岛民传统的甘望鱼干,作为可口又讨喜的新创零食“小黑鱼”,为江鱼业开创另一条出路。
驻马来西亚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文化组组长陈冠甫,正在为全马各地的社造人分享台湾的社区创造经验。

两天的交流活动,全国各地不同领域、不同专业的社造人以及来自台湾的4位导师共同为邦咯岛出谋献策;现今的社区问题本就不单纯,跨界交流可以发现更多的盲点,才能看见问题核心,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这些由各地返乡的生力军,经由各自的专业和努力将萃取出来的海岛DNA转化成新的契机、新的事业,在立康的团队串联下逐渐形成生态链,这让我们看见邦咯岛未来新的可能。现在的荣景,不一定是未来的希望,就我个人的浅见,只有“希望”能成为真正的火种,“热情”充其量只是火柴;这些愿意回到家乡做生意的生力军,其实是在创造生活的意义──一个地方容得下宜居,就业,创业的条件,才是社区永续与否的关键。我在这些年轻人身上,看见邦咯岛的未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