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dy的远征和师法自然之道

文/摄影:卓衍豪

古人的观察对象主要来自于自然,那是每个人终其一生受用无穷的知识宝库,那里还有无数google触及不到的知识矿场,需要一代又一代的人努力去挖掘,针对未来的想像缺口──大自然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创意导师。

“我要向世界和后代展示什么?”我的古晋建筑师友人Wendy张文婷在古晋创立的婆罗洲美学实验室(婆罗洲实验室),不时都在进行各种有意思的实验计划,透过无数跨域,跨界碰撞出来的眩目火光中,答案似乎慢慢浮现; Wendy说:“我们原来可以透过大自然来塑造我们的未来。”

旅英返马的Wendy是2019年“热带雨林艺穗节”(Rainforest Fringe Festival)[婆罗洲美学再设计系列](Redesigning Bornean Aesthetics Series)的策展人,当时她在古晋旧法院中庭建造的他们的竹亭子,便是穿过几次在婆罗洲“远征” *注 蒐集而来的资讯,灵感,结合国内外建筑师,以及在当地传统工匠的协助下,重新拼凑婆罗洲失传的竹工艺。团队当时找了5个比达友族部落的工匠一起参与,工匠们用硕莪树的树叶(Attap Sago)来制作竹亭子的屋顶和墙面,成品完成后,工匠们的孩子惊讶地发现原来父亲还会这门古老的建筑工艺。她一而再的把国内外艺术家请到古晋来,跟当地传统匠人合作,利用婆罗洲的天然素材(竹,藤,木,树皮,叶子等)做出各种令人惊艳的作品。这些富有艺术性的实验作品,予我而言也是许多“文创商品”发想的极佳参考;而这些实验,某种意义而言就像是“地方创生实验”。Wendy把这些实验的过程和产出,透过出版、影像等作详尽记录,她给婆罗洲美学实验室订下出版5本关于婆罗洲美学相关书籍的目标,是一个意义深远的遗传工程(目前已出版2本),我在书中看见的尽是人类对自然和崇敬,对传统的仰望,以及勇于挑战的实验精神。

由Wendy主催,集国内外建筑师及地方工匠协力完成的竹亭子,是2019年“热带雨林艺穗节”的主要展品,这个作品也得到了众多的国际肯定。

大自然一直以来源源不绝的提供素材给创作者,人类与大自然的协作关系创造无数古老的智慧;我们如今回头往古老的智慧中找寻灵感的时候,其实跟“复古”扯不上一点关系,而是在履行一个人类跟大自然誓死遵从的合约。当我们今天在谈“创意”的时候,应该要意识到古老的智慧都是无数创意的累积,而创意的源头(“原创”)来自于观察和想像;古人的观察大多来自于自然,那是每个人终其一生受用无穷的知识宝库,那里还有无数google触及不到的知识矿场,需要一代又一代的人努力去挖掘,填补于对未来的想像缺口──大自然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创意导师。

注:婆罗洲原住民有“远征”(Berjalai)的传统。地域的广阔,让旧时远距离的聚落之间的交流变得非常困难;年轻的族人在成长后会学习祖辈开启一段长途跋涉的旅程,透过跟不同部落、族群的交流,去构造一个更完整的人生观;待回到部落后,能将所学发挥落实。Wendy受到原住民的启发,经历几次婆罗洲境内的长途旅程,记录了超过60组针对不同族群的访问,这种跨界、跨域的交流成果,也更加坚定了她回乡深耕的决心。

 

婆罗洲美学实验室出版的书籍,记录了不少婆罗洲天然素材、传统工艺,以及各种创新实验,是本意义重大的艺术类和地方创生类书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