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可以重拾的美好

文/摄影:卓衍豪

未来的消费者,都应该是有社会责任的消费者(CSR,Consumer Social Responsibility)

终于迎来复工的日子,但世界已经不一样了。人心,也是。

新常态是什么?我们能适应吗? 47天的行动管制(MCO)让我们养成了什么习惯?彻底觉悟了什么?重温了什么样的美好?立了什么大志?

英国大文豪查理狄更斯(Charles Dickens)被引用无数遍的“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当然适用于当下。只不过,所有预测一面倒向最坏的当下,最好的那一面在东西?还是南北?空气变好了,河水清澈了,森林安全了,野生动物有救了……这一切都是喜讯,但如果全世界都解封以后,动物森林河流空气说不定就会重新回到它们的 MCO。

难道,我们真的回不去了吗?

不用预言家,我们也知道生存是当下第一法则,想想我们祖辈下南洋来到马来亚的那个年代不也是如此,他们是怎么撑过去的?努力不懈自不在话下,我倒以为互惠互利共生共荣的生态链才是关键──老李种的菜卖给老黄,老黄养的鸡卖给老吴(鸡粪免费提供给老李作肥料),老吴抓的鱼卖给老张,老张打铁制成的锄头卖给老李……如此无限拓展开来的关系,就是当时社会的原型和协作模式;我们如今的日子比起从前何此十倍之好,怎么可能会一蹶不振?

buy local(在地消费), eat local(在地食材), live local(在地生活)

前首相敦马哈迪在担任前前前前首相期间曾经提倡“支持国货”的政策,如今倒可以重新被借镜,但这一回我们应该着力的是“支持地方”,让被生活圈起来的社区成为一个重要的协作单位。让“先有国才有家”这个概念中间塞进“社区”的软力量作为支柱,而不再只是建民众会堂等的硬体发展思维。 MCO不仅让我们发现或许本来一辈子也接触不到的小店、小农和家庭业者,MCO也让我们重新发现生活圈(10公里范围)的力量以及相互的关系;10公里半径创造出来的“关系人口”,共同串连成无数密不可分的线条所建构起来的社区巨网,巨网当中的供需关系维系了我们重要的生存条件。网络的便利让我们可以work from home,可以网上购物,但如果同时可以支持地方商家、地方品牌、地方产业,才能真正让一个社区不会消失。马云说,“未来成功的企业,都是社会企业。”我说,未来的消费者,都应该是有社会责任的消费者(CSR,Consumer Social Responsibility;此CSR非彼CSR)。如此,“取之社会,用之社会”建构起来的便是助人利己、永续的生态链;未来,倘若我们在另一个时空跟祖辈见面时便可以很自豪的说,“爷爷,您看我们当时也挺过一个艰难的时代,不输你们吧!”

你难道忘了狄更斯说的? “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历史,有时候是被验证过的科学。

诚如城市渔夫 Alan Heng说的:”MCO让全国人民看见了地方好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