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的命运共同体

文/摄影:卓衍豪

食物来自于线下,服务来自线上,背后是专业分工,是商机,也是人情,这样的命运共同体可以帮助我们走过疫情,也可以帮我们度过更大的危机。

上个月在专栏里提到的Artisan Handmade Bread在文章出街后的当周宣布结束营业,引来怡保一众喜爱天然酵母面包的顾客哀嚎。我聊解Sam在行动管制期间为了生计而专注做面包外送服务反倒掳掠不少新顾客的心,Whatsapp关切并试探着性问他转型的可能,从他的语气中听得出食客还有享口福的机会;这一周收到他的Whatsapp,Artisan Handmade Bread @ Home 呱呱落地,还注明“我们支持本地’在家工作’的小企业,所以跟怡保当地的初创外送团队Rider Empire合作”。我当然欣喜看见一种旧时代乡镇循环经济生态圈的雏型似乎又重新被建立,同时也乐见行动管制加速了O2O(Offline to Online)的过程──餐饮业、教育界等都是最鲜明的例子;有些线下产业则藉由科技之便,透过社群网络解一时之危,或者因此打开新的市场。

食物在疫情期间把生产者和消费者紧密的拉在一起

台湾趋势专家、PChome集团董事长,同时也是作家的詹宏志,针对这次新冠疫情归纳出3个影响,其中2个跟地方产业或业者习习相关:“第一、因购买防疫商品或生活用品开始网购的人,将会跟2003年SARS发生时的新网络使用者一样,不会再离开网络的服务。第二、网络未来可能不只是一个行业,而是每个企业该有的技能。”

不管企业身在红海或蓝海,投身到网络的汪洋大海已经是必修生存技能,5月4日“行动管制令”(MCO)转为“有条件行动管制令”(CMCO)的过渡,我看见许多原来串连地方菜农、果农以蔬菜箱或水果箱的支援系统就此瓦解,不管是官方、组织或个人并没有把握这个良机真正的协助农民转型。我想起几年前在新山拜访的福乐有机农场(FOLO Farm),几个专业人士为了自己和家人健康而转投农业,跟专业农夫配合同时借助社群力量,每周种出健康安全的蔬菜给无数家庭;这些家庭因价值认同,所以愿意直接对生产者下单,甚至愿意先付费后取菜,农夫没有后顾之忧,消费者有安全保障,如此牢不可破的信任关系,原本可以透过百年一遇的患难时机被创造出来,但MCO过渡,已经养成网购习惯或因同理心而伸出援手的消费者,突然没有了眷顾的对象,农民继续辛劳,消费者继续购买看不见生产者脸孔的食材,原来有机会形成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良善的供需生态链的局面就此破局。

当我们在谈社群的时候,指的不只是社交媒体,也包括现实世界。 MCO让我们重新看见现实世界生活圈的重要,却又有多少人看见社交媒体可以将这两者紧密串连。食物来自于线下,服务来自线上,背后是专业分工,是商机,也是人情,这样的命运共同体可以帮助我们走过疫情,也可以帮我们度过更大的危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