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习以为常的DNA

文/摄影:卓衍豪

“多元共生”是我们的国家DNA,这当然不是政治人物口中的多元文化、种族和谐口号所能涵盖的

我问过很多人关于家乡或居住地的地方特色时,十之八九的答案都是美食,虽然每个人都说马来西亚人爱吃,但哪个国家的人会宣示自己是不爱吃的代表?我收集到的答案当中,不乏香饼、豆沙饼、云吞面、椰浆饭,这些全马各地都有的美食;拿香饼为例,我家附近的昆仑喇叭新村有招牌的香饼(几乎都是号码──新村的门牌)就有十几家,如果在昆仑喇叭举办“猜猜香饼”比赛,能够百分之百说出每一款香饼出自哪家的人恐怕不存在。如果一个新村就能养活十几家香饼工厂算是一个规模,当然也算是地方DNA,那香饼之于昆仑喇叭人的集体认同感如何能被全国看见这件事,就是地方可以努力的方向(事实上余合饼家是当中的佼佼者,但很多怡保地区以外的人并不知道它来自昆仑喇叭)。

怡保老店屋的斑驳墙面

但其实我想说的是美食以外的地方DNA,我们试着先将视野放大到国家层级去想── “多元共生”是我们的国家DNA,这当然不是政治人物口中的多元文化、种族和谐口号所能涵盖的──地理位置、东北季风和西南季风的交汇造就马来西亚成为重要水路航道必经之地;丰富的香料对于西方世界的吸引力;不少古代王国的发源地;各种宗教文明在这里交流融合;各种贸易路线、殖民文化的交互影响……这种集历史性、地理性、文化性的大汇整所展现出来的包容,让我们拥有“东方土耳其”的特质;峇峇娘惹只是大家最容易理解的范例(也可以想像成最成功的品牌),只要我们将视线和想像力投射到建筑、物产、服装、老行业、地方节庆、习俗这些层面上,就能从这些与身俱来或历史送给我们的礼物或生活衍化出来的风貌里看见万花筒;由这里开展出来的文化、产品、设计、体验,理所当然是独一无二的,如此一来就不会掉入人有我有,人卖我卖,难以做出品牌的窘境漩涡里。

时代更迭,不同文化交融的印记。

但最难的是,习以为常就会视若无睹,让我们重新缩小范围来检视脚下土地的DNA。我的怡保设计师朋友松耀和他的伙伴苏素共同创办的1983Asia,就曾以怡保百年老店的斑驳墙面为设计灵感,这些斑驳墙面展现的多元色彩中,除了可以看到极具代表南洋风格的靛蓝色(当年普遍用蓝靛水加入灰水作为漆料),还有因不同年代、不同种族租客的喜好而漆上的色彩;岁月,不仅成了最美的墙纸,也成为设计的泉源。以此类推,我们也可以为总是把多元文化融入电影、广告,热爱怡保的已故国民导演雅思敏阿末(Yasmin Ahmad),举办雅斯敏露天电影节……魔鬼都藏在细节里,你能为你家乡或居住地找到多少DNA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