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人的年代

文/摄影:卓衍豪

如果泥土里长出来的作品,才是我们的风土产物;站在土地上认真付出的匠人,便是我们应该致敬的无名英雄。

地方创生节之后,我们持续协助有心要跨出框架的传统业者转型,希望在我们一起的努力下,这些业者可以华丽转身,打造出让人惊艳的地方品牌。

怡保陶瓷业者陈纬彦是我们最早陪伴的业者,虽说是陪伴,其实是开启一段互相学习的旅程。我从他身上看到的不仅仅是地方创生论述里提及的“人、地、产”(*注)的密切关系──历经三代陶瓷业者,在这片蕴涵大量白黏土的土地上,生产出风光数十载的陶瓷产品;也看到了即将告别辉煌的陶瓷产业,如何让这个身怀绝技,愿意创新,心怀匠魂的陶艺工作者从失去方向到重整信心的激励过程。 “人、地、产”地方创生元素呼应的“技、创、魂”个人创生元素,是我见到委身在巨大产业链当中的匠人的新希望。

陈纬彦努力转型,为传统陶瓷业者走出一条新活路。

在国外,匠人(Artisan)或职人早已是被歌颂的身分;因为稀缺,所以可贵。匠人,是千百年的精神迭代,是世袭的叮咛。这个时代,手作人无所不在,Handmade的光环大到可以将产品价格推高好几倍,但这些拥有技术、创新能力的手作人,却有多少拥有匠人魂?纬彦跟我提到眼见那些几十年来在怡保的土地上升出屡屡炊烟,为怡保在世界陶瓷版图上烧出一道亮釉光谱的柴窑一个个倒下时,我几乎可以感受到他心里的激动和感伤;我同时想起我那些卖出商品就当加菜的兼职手作人朋友,一定会在想这个匠人大兄很Drama,他们从来不明白,全心全意和可有可无的天渊之别,其实是魂。是匠魂。

日本地方创生专家山崎亮说过:“做着无法取代的手工制作或是对地域有贡献的微型工作者更为弥足珍贵的时代正在来临,地域经济、地方自主经济这样的概念也逐渐兴起。”山崎亮说的不仅仅是微小力量之重要,更强调微小力量积累构建起来的地方自主经济,这种在地性、串连性强的经济体,才是让地方重获新生的重要资本。

怡保的匠人工艺品牌,陈纬彦的新作品──“山水”系列。

不是每个时代都是大时代,那些小时代加总起来的几十年光阴,还是需要很多微小的、持续的、发光的个体在支撑着整个地球在运转。如果泥土里长出来的作品,才是我们的风土产物;站在土地上认真付出的匠人,便是我们应该致敬的无名英雄。

注:2014年,日本把“地方创生"订为国策,提出“产、地、人”三位一体的“地方创生"中心思想;5年后台湾进一步整合“人、文、地、产、景"5个重要地方资源,提出台湾版本的“地方创生"论述,并订2019年为“地方创生元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