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续的城乡

文/摄影:卓衍豪

我们需要把地方行销的概念导入乡镇,把更多的城市技术资源串联乡下,让乡下透过城市被看见,这样的城乡互助,才能共创美好。

联合国倡议的17个永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简称SDGs)当中,其中一个是永续的城乡;换句话说,城市和乡下并不是一种对立关系,而是合作关系。

当初是什么让我们选择了城市?十之八九是为了“发展”,很少人是为了“生活”而去,“活下去”和“怎么活”是不同层次、不同阶段的追求。在绝大多数的东方世界里,“温饱”和“宜居”向来被认为两难全,有能力的家庭都会把孩子“送出去”,在马来西亚,至少两代“被送出去”的孩子最后都落户城市;近几年乡镇旅游抬头,把城市人重新引进乡镇,却无法将他们引回家乡。

城市不是唯一的选择,乡下也不是。

东方(或带着东方思维)的地方创生专家都在思考如何把城市人引回乡下,西方世界(或带着西方思维)的地方创生专家很多都着力于如何让人们愿意重新回到城市;东西方的教育养成和发展方向“阶级化”了城市和乡镇,但城市有因此就变得更宜居吗?乡镇就没有任何值得学习的地方吗?观光,是乡镇唯一的选择吗?城市的功能又能如何协力或输入到乡镇?

地方创生代表的是为地方创造“生意”、“生活”、“生态”,每个地方要解决的问题不同,但创造永续生态的理想应该是一置的。以往我们将城市化视为唯一的发展路径,让城市和乡镇都成了牺牲品,只向城市拜师就会忘记“生活”,只顾发展城市就会忘记帮乡镇创造“生意”,但幸福感才是人生最重要的追求,不是吗?当口腹的饱足和心灵的饱足​​同时被照顾到,人才会真正变得幸福。我们应该开启的是城乡合作的新篇章,将城市和乡镇相互的资源和长期累积的能力作交换学习,在乡镇开办更多匠人学校,请乡下的农人来教城市人种菜,让城市人重新找到乡下的价值;我们需要把地方行销的概念导入乡镇,把更多的城市技术资源串联乡下,让乡下透过城市被看见,这样的城乡互助,才能共创美好。

慢活的古晋同时拥有城镇的便利

我们一直以来用城市跟其他更先进的城市较量的思维逻辑应该改变,用承载地方元素的城乡让全世界看见我们的独特性,或许更明智。只有让我们每个人体内同时有城市和乡下的基因,城乡文化的混血,才能让我们进化成更强的物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