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导览和会馆创生──苏凯达的麻坡行销学

文:卓衍豪
图:苏凯达提供

旅游业是把外地人带进本地的行业,没有受到当地人祝福的旅游业,走不远。

苏凯达跟我认识导游朋友很不同。他跟事业伙伴杜进庭创办的麻驿-麻坡旅游资讯站,设在漳泉公会底层大厅。里面是旅客服务中心,贩售麻坡道地的土产,也是旅客游览麻坡这座魅力老城的重要入口。他让我们看到一座城市浑厚的历史、丰富的内涵,可以透过更鲜活的方式呈现出来;他让我们看见一个拥抱未来的公会组织,跟一个向历史致敬的年轻人,如何达成共识,往“共好”的愿景迈进。

漳泉会馆,是麻驿的基地,也是游客认识麻坡的重要入口。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大学毕业就回流家乡的年轻人,对麻坡认识不深,却又想为家乡尽一份心力,一股脑就往“贪吃街”附近的传统咖啡店钻,跟老街坊打交道,慢慢的,这些喂饱几代麻坡人的传统咖啡店成了他做社区导览的起点,那些本来把“麻坡没有什么好看”常挂嘴边的Uncle,后来因为他常把游客带进传统咖啡店用餐,把从老街挖掘出来的麻坡精华故事分享给游客,都会给他鼓励,“凯达,你做得很好”。 “旅游业是把外地人带进本地的行业,没有受到当地人祝福的旅游业,走不远。”他总是说“社区创生,始于同理”,“游客来,当地商家没有受惠,巴士停在路边还造成市区塞车,大家就会有怨气。”老街区的Uncle们早已习惯把这个由二十几岁开始就在咖啡店里打滚的小伙子视为麻坡旅游的代言人,甚至变成他采集故事的线人。

他尽可能把更多值得推荐的麻坡DNA和有心人串联起来,打造成生态链,漳泉公会的导览是把社团组织长辈们的经验、故事,透过趣味性的导览包装,让旅客了解华人社团组织跟社区的关系,他还跟当地的国内议员杨美盈献议认养参访游客的费用,结果杨美盈赞助了2000个名额的费用;因此而有机会免费参观的访客,如果满意导览的内容,也可以为后来的访客买单,结果一路走来,成了一种永续的旅游推广方式。

为下一个旅客付费,竟然成了一种永续的旅游推广方式。

在行动管制期间,作为重灾户的旅游业者的他也跟身不由己的果农合作,以速冻的方式保存榴梿,并协助果农透过网购的方式销售。 “榴梿其实就像红酒,有风土条件,你在麻坡就要吃D13,因为D13在这里长得最好,味道最出众。吃过麻坡D13的人,有一天也可能亲自来到麻坡来吃榴梿,无疑也帮助了旅游业的发展。”他把游客带到需要潜水到河床采集生蚝的养殖场去参观,让游客见识这些拥有跟韩国养珍珠的“海女”一样本领的蚝民;他向市议会陈情,将原来以“一街一色”的方式美化富有时代意义的“海峡折衷式店屋”的行政命令扭转过来,最终获得官员认可,透过麻驿串联当地的设计师、画家等,让老建筑得以恢复它本来的样态;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口中的“共好”愿景──“我们要让外地人看见麻坡的好,也要让麻坡人看见自己的好,只在生活在里面的人过得更自在,才能让更多的年轻人愿意回来。”我真心佩服眼前这个31岁的年轻人,当每个人都想无中生有,都想做平台的时候,他让我看见一个可以养活自己又能利他的社会企业的巨大身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