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创没有你想像的那么甜美

文/摄影:卓衍豪

“产业文创化”比“文化产业化”更容易成功。

原谅我这么说:“在马来西亚创业,文青是危险的物种。”以当年的我和众友人为例,我们多半喜新厌旧,并且擅长在个人咖啡馆点一杯咖啡,占据店内最好的位子,脸不红心不跳的坐上一整个下午,还觉得自己成就一道隽永的风景。这些咖啡馆乍看生意都不赖,其实都是原班人马不动如山建构起来的一块布景;所以两年后咖啡馆变成了杂饭店,大家也很能够释怀,而且即便几年后的今天,你看取代它的杂饭店的生意依然好到你以为老板是网红。

3个月前,我带台湾来的地方创生和文创专家何培钧老师和薰衣草森林的王村煌董事长、林庭妃创办人到怡保的新源隆去吃早餐,他们对我们传统茶室文化啧啧称奇,“我们在台湾那么努力搞文创,到今天才觉得你们马来西亚的茶室才是我们学习的对象。”茶室老板几乎都经营饮料生意,兼卖烤面包、生熟蛋等高利润商品,再将店铺分租给不同摊主,贩售不同的食物,同一个空间里有不同的营业单位,“共享经济”模式早在当年率先登陆大马。

传统茶室的共享经济模式

如果只有杂饭店和茶室才能得永生,教文创人情何以堪?但实情是文青咖啡馆的低存活率往往是因为经营者本身的文青身段、跟风心态和商业模式不明(或根本没有)习习相关,跟很多文青瞧不起的奶茶店相比,后者也许捞了一笔快钱就闪了,文青老板还在自虐着一边奚落一边被凌迟。难道说文创就真的赚不了钱?王董事长跟我分享长期对文创产业的观察──“产业文创化”比“文化产业化”更容易成功。多数人都往“文化产业化”的方向钻,动不动就要处理文化和商业之间的暧昧矛盾,但一个很会做生意的文化人,跟一个有文化的生意人毕竟不同;后者的讨喜程度更高、成功率也更高,真心想要投入文创事业的人,就应该重新思考是不是应该靠自己的专长,导入文化创意去帮助某个产业升级,而不是一味的把自己喜欢的文化做成赚钱的生意。

传统陶瓷业转型成的文创品牌Bendang

还有,千万记得如果你的文创事业只有你的文青朋友圈支持,建议你不如去开更接地气的杂饭店或传统茶室比较永续。如果你还是想要穿得美美的坐在吧台品尝咖啡、听Bossa Nova、数钞票,做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老板,最好先确定你也跟别人一样有个富爸爸。文创并不会因为看起来比较有格调、有品味而在创业时占尽上风,文创只会让人以为你过得很好,其实你内心惊涛骇浪,每天在打包杂饭时计算人生意义一公斤多少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