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生力军

文/摄影:卓衍豪

乡镇的生活品质高、花费少,只要有手机和WiFi就能立基乡镇,跟城市打交道。

从前,我们把离开家乡到外地升学、发展的人称作“游子”,最终“他乡”成了很多“游子”落户之地,家乡从此成了追忆的依托。这一两年,“返乡潮” ”渐渐成势,跟几年前三三两两回归乡里,开民宿、咖啡馆的先行部队相比,如今的青年生力军已经渗透到乡镇的许多产业;这些回乡或下乡创业的部队,由农夫、卖鱼佬、茶餐室老板、厨师、陶艺师、建筑师、设计师、摄影师、自由撰稿人等组成,产业类别已经跳出“文青”范畴――乡下创业成为一种可能。

那些我们本来以为为乡镇不可能出现的工作机会或不需要的专业,原来只要找到存活关键,乡下也可以是创业的苗床。乡镇的生活品质高、花费少,只要有手机和WiFi就能立基乡镇,跟城市打交道(赚城市人的钱),创业门槛显然比城市低得多,一旦做出小成绩也能够更快的得到关注。李子柒就是乡下创业的典范,她展现出来的所有乡下技能也许很多农妇都会,但美好的生活面貌让她成为许多城市人的“幸福代理人”,进而让李子柒成为一个乡村品牌,她推出的产品受到万千城市人的喜爱;而这些美好画面的铺陈(美化),背后是摄影、设计、品牌、行销等专业的协作。

年轻社区建筑师刘理顺返回家乡乌鲁音,一步一脚印去实现他的希望工程。

拥有专业技术、城市技能,至少能独立养活自己的人,都俱备乡下创业的先决条件。在家乡乌鲁音(Ulu Yam)创立Simple Hive建筑设计工作室的刘理顺,在不到300户人家的新村空地上打造一个吸睛的装置艺术兼并展示空间;他同时开辟风格独特的民宿和共用办公室,还帮忙村民打理其他的airbnb;将家传的瑞园商店改造成亮丽的土产店;他在家乡累积的作品渐渐成了乌鲁音新村的生招牌;因为是村里唯一的建筑师,只要有村民想要兴建新颖、创意的度假屋或改建房子,他都成了首选;社区建筑师的形象,让乌鲁音和周边地区成了他的小蓝海,现在跟随他一起打拼的二十几岁建筑师、室内设计师加总起来,已经是一个8人的小团队。

我们或许都都低估了这片土地的肚量,一个社区如果养得起一个建筑团队,说不定也养得起一个设计师、一个文案人、一个摄影师、慢慢的这些有能力、收入相对稳定、对生活有要求的新居民就会开始改变人口结构,或许就会开始吸引咖啡馆、有趣的店进驻,形成一个新的社区风貌;说不定再久一点,可以养一个有机农夫、一个私厨、一个艺术家。

由Simple Hive设计,大风吹时动感十足的公共艺术及展示空间。

我说的当然不是天方夜谭,日本四国的神山町、一个86%被山林覆盖的乡村,因NPO Green Valley组织的努力,以及2011年一张工程师泡在溪水中开视讯会议的照片,让神山町成为日本的新天堂,后续吸引了许多有创造力的人、有能力的公司进驻,2016年得到了日本的“地方创生大奖”,并在2017年获选为《Forbes Japan》的”十大日本创新城市”第二名。

刘理顺只是我认识的年轻地方团队之一,只要我们拓宽想像空间,调整“城市是唯一选择”的心态,说不定再过几年,“乡下人”有机会翻身成为褒义词。这国家需要很多人在不同的地方努力,由下而上去改变它的窘境,让返乡或下乡成为一种运动,那不是不可能的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