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河时光杂志封面

一条河的格局

文/摄影:卓衍豪

“我们小时候向往美丽的大都市,但后来发现最美丽的就在故乡,才发现这是上天给我们最幸福的安排。”

麻坡是幸运的。我翻开刚收到的《麻河时光》捧读后,更加确定如此。

滨临麻河出海口,麻坡拥有开阔、迷人的景致,白天天气好的时候,波光粼粼,渔船点点,还能看见远方的马六甲;夜晚的麻河,璀璨的灯光、两座宏伟的清真寺和麻桥倒影在河面上,彰影这座皇城的不老。就像世界上的许多大河文明,马六甲皇朝的历史也在这条全马第四大河沉积,成就了麻坡永远说不完的故事。

麻河文林望河段

这些说故事的能手当中,有不少年轻人,包括深耕导览工作的“麻驿”团队、从事生态导览的蓝瑞祥等,我不久前在邦咯岛的全国社造人交流中认识了“麻河时光"团队,才发现悠悠麻河卷起的后浪不辍,让人双眼发亮;这个由影像媒体、建筑规划、工业设计、资讯工艺等专业、年轻创意团队组成的返乡生力军,个个都身怀斗士般的意志、开拓者的胆识,而说故事,只是他们众多的能力之一。

《麻河时光》只是同名团队“麻河时光"的首炮,作为“麻河时光"发起人和Kawan甲方营造的主持设计师,张国强拥有超越“报导者”之外的“创造者”思维。英文名字《Muar River Times》不仅译得贴切,展现出来的强大企图心更教人无法转移视线;一条麻河贯穿2个州(柔佛、森美兰)、6个县,那是承载100万人口的流域版图。张国强2012年返乡创业,离开都城反而在小城磨出真本领,连同另一位设计师为母校麻坡中化中学打造出一座坐拥当代美学标杆的图书馆、演艺厅和展览厅的中学校园;2019年参与玉射(Grisek)的未来村镇规划,接触了“地方创生”,再经历疫情冲击,让他更加笃定深耕地方,广邀新血加入成为“麻河时光"联盟。他总是跟盟友分享企业目标,无数次交流最终让更多契合的伙伴成为给地方出主意的一份子,“麻河边很多乡镇都面临人口外移、小学倒闭、空屋闲置、传统工艺和美食消失等困境,我们希望可以把麻河保护好,每个伙伴都可以为这些麻河边上的乡镇提出有趣、有创造力的方案。只要可以共好,我们不怕人多。”

媒体之后,空间是下一步。

回头再看《麻河时光》,即便他们把麻河写成一条充满故事的河,我看到的再也不是故事本身,那是“麻河时光"漂亮的“起手式”。媒体之后,接棒的是空间――结合咖啡馆功能的“麻河时光"基地,已经让人心生期盼,“下一步,我们想跟’麻驿’一起开发麻河旅行团。” 他们的格局视野,以及坚守地方又走出地方的决心,如同一条河最终将通往汪洋大海,让人对未来充满想像。

我在张国强的脸书贴文里读到一段话:“我们小时候向往美丽的大都市,但后来发现最美丽的就在故乡,才发现这是上天给我们最幸福的安排。”能在自己的小城家园生活、创业、造梦,那是在这个发展中国家、如此纷乱的世局下,多么激励人心的画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