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嘉楼之子”和他的地方创生事迹

文/摄影:卓衍豪

Terrapuri 以“度假屋+博物馆”的形式出现在旅人眼前,成了全世界的建筑师、文化艺术爱好者、地方创生工作者、深度旅人不远千里而来观摩的典范。

我六、七年前认识Alex李云平时,还不知道他是一个地方创生工作者(placemaker),只道他是Terrapuri古迹村落(当时只称作古迹度假村)的负责人、一家旅行社的老板、一个深度旅游和古迹保护的推广者,后来认识久了才发现他是一针一线把他几十年踩线发掘出来的登嘉楼DNA、他脑海中种下的甜美生活回忆的种子、他许愿一辈子守护的国家和全人类的资产,缝制成一张供旅人深度探索登嘉楼的地图。

Alex自喻为“登嘉楼之子”,在他开始努力实践的那个年代,没有人知道会在多年以后的日本,这些工作方法和范畴会被收拢、定义成“地方创生”并加以发扬光大。他眼中的未来光景,是美好的传统获得永续──在Terrapuri展现出来的就是29栋、每一栋都是上百岁到两百五十岁17世纪登嘉楼皇室风华再现的高脚屋,这些受到古代狼牙修(Langkasuka)王国影响,融合伊斯兰教、兴都教、佛教、马来西亚、泰国、柬埔寨等文化元素的老建筑群,以“度假屋+博物馆”的形式出现在旅人眼前,成了全世界的建筑师、文化艺术爱好者、地方创生工作者、深度旅人不远千里而来观摩的典范。

Alex李云平和他身后的Terrapuri古迹村落

在他的努力下,一些东海岸面对凋零的马来传统文化也看见生命延续的曙光。传统上在登嘉楼和吉兰丹乡下盛行的飞璇陀螺(Gasing Terbang)游戏,原本已经没有年轻人在玩;Alex有感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存危机,也关心乡下学童辍学、留乡青年出入的问题,于是动念把这些年轻人集合起来,透过辅导和补助的方式让他们重新接触飞璇院螺游戏,经过长时间的培训,如今这个有当地年轻人参与、全世界绝无仅有、每月举行一次的飞璇陀螺州际赛(只有登、吉两州),成了当地陀螺爱好者的聚会,当然也成就了一次完美的风土设计体验活动。

Alex的触角还延伸到自然生态,他成功把占地2万3000公顷、东海岸最大的士兆湿地当中的432公顷的湿地申请、打造成为登嘉楼的州级公园,并协助将1088公顷的湿地列为保护区。他把州级公园内的各种地貌景观和自然生态,融进生态旅游的游程规划内,还把依靠湿地维生的养殖业者和相关业者串连成一条可以窥视人与大自然共生共荣的深度旅游体验站。

登嘉楼、吉兰丹一带几近失传的飞璇陀螺比赛,因Alex的努力失而复得。

不管是日本在2014年颁布的“地方创生法”里提到的“地、产、人”元素,或是台湾在2019年延伸提出的“人、文、地、产、景”指标,老早就已经是Alex的工作和关心范畴,他在二十几年前开始做“地方创生”的时候,人人都说他是“Orang Gila”,今天我们回头看,才了然于他的先见之明。

注:来临的周六(25/7)和周日(26/7)的下午2点到5点半,Alex 将是“大马文创力”线上系列讲堂的其中一个讲师,让我们一起来看在这片土地上用心、努力的人,如何为我们的国家打造出一道绚丽的风景。 “大马文创力”将由P Lab活力副刊悦读书房,FB同步直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