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马社造学堂 线上讲座笔记 #2】廖嘉展《从桃米生态村到埔里生态城镇的愿景治理》

社区重建(营造)是从“无”到有,从有到地方价值的再现。
讲题:《从桃米生态村到埔里生态城镇的愿景治理》
讲者:廖嘉展老师
时间:2021年6月9日(三),8:30pm-9:30pm
联办单位: 新新村 Village Vision、驻马来西亚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
策划协力: P Lab

分享会摘要:

  1. 社区重建(社区营造)一定要有愿景,人才不会枯萎;方向对了,才不会自乱阵脚。
  2. 社区重建(社区营造)是从无到有,从有到“地方价值”再现的过程。
  3. 愿景的塑造除了要体现该区域的特色价值和保留居民的在地生活记忆,也需结合投入到重建工作的相关组织如非营利组织、地方产业组织和社区邻里组织等的资源和经验。
  4. 社会资源:自然生态、生活环境、历史文化、产业经济、人
  5. 社区营造历程:寻找社区的宝藏—> 创发社区特色—>活化社区
  6. 社区营造中社区居民参与的历程:教育学习—>观念改变—>行动实践
  7. 产(产业)、官(政府)、学(学术单位)、社(社区组织)、NPO(非营利团体)跨域合作:一同进行社区产业、生活环境、生态环境的重建与营造
  8. 在偏远地区从事社区营造:人出不去,就要让人进得来;关键是地方的魅力够不够,要透过新的力量,形成新的产业就有机会
  9. 社群经济可以创造在地福祉,提升地方经济繁荣
  10. 社群经济模式:在地经济/创新经济/绿色经济
  11. 社群经济推动准则:住民为主体/NPO为平台/产官学社跨域合作/生态为本、文化为根、产业为用/地域资源有效运用
  12. 案例【桃米生态村】
    • 桃米村位于台湾南投县埔里镇,曾是埔里最穷的地方。桃米居民在“921大地震”后期待地方拥有新的产业来发展故乡。
    • 经调研之后发现桃米拥有丰富的生态资源(29种青蛙品种),便选择以生态村作为重建方向。透过生态解说、民宿、生态池的营造等培训,让当地人系统性的学习,进而发现故乡的宝藏、认同故乡,同时让当地人透过绿色产业的营运而有所收入,并因为可以作为让外地人认识桃米的窗口,觉得自己是个有用的人,而产生荣誉感。
    • 绿色产业创造社区四分之一的就业人口,每年创造1亿5千万新台币的产值。
  13. 案例【埔里生态城镇(大埔里蝴蝶森林公园/埔里生态生活博物馆网络)】
    • 由桃米的经验延伸到埔里镇的愿景
    • 埔里镇素有“蝴蝶王国”(以蝴蝶标本等蝴蝶工艺闻名)美称,因此各地方组织与“新故乡文化基金会” 以平台管理的方式,结合在地社造实务经验和在地生活记忆,进行是二度创生计划,透过蝴蝶栖地营造、解说员培训、环境教育列车、蝴蝶资源调查、生活文创、音乐艺术(Butterfly交响乐团)等行动重新塑造这一座蝴蝶王国,为当地社区带来新的生活模式。
    • Butterfly儿童交响乐团是难得的地方性交响乐团,是推广地方特色的大使,几次到日本巡回,也让地方的孩子建立自信。
除了建构生态体系之外,专业有系统地培训在地人才也是桃米生态村永续经营的另一成功关键。(照片取自网络)
Q&A:
 
Q1:新故乡经过社区调研后,决定以生态特色作为活化社区的途径,社区民众开始时都能认同吗?如何能与社区民众达致共识?
答:当初新故乡遇见的是因为地震后团结起来的社区。生态系里本就拥有不同的角色扮演,在社区里难免会出现意见不同的时候,所以今天的讲座才会强调愿景的重要性。若拥有足够动人的愿景,在配合相关组织长期的投入与陪伴之下才能够更好的实行社区营造计划。再者,施行社区营造最关键的不是资金,而是参与者的办事能力、理念和态度。
 
Q2:新故乡如何达到公共治理的目标?
答:目标的形式有分为近期、中期或长期。对于新故乡来说,在NPO有限的资源底下如何扩大愿景被认同更为重要。目标的设计应该依据社区的生态、环境、资源、组织资源等来决定。除了公共治理,团队的内部治理也至关重要。
 
Q3:台湾除了桃米及埔里以青蛙及蝴蝶做为社造成功的例子之外, 还有其他的地区也以动物物种作为发展的成功例子吗?
答:台湾的观光局和原住民部落或相其他地区也都有在推动,例如黑熊、黑面琵鹭、蓝鹊等等不同的物种。
 
Q4:在选择乡镇治理委员的时候,需要什么样的考虑和条件吗?
答:这是一个民间柔性的网络关系,不是特别结构性的组织。在这个柔性的网络关系里需要找出彼此的共识、认同愿景的发展,并且愿意投入其中。
 
Q5: 新故乡文教基金创立时的人数有多少?目前的组织又有多少人?组织是否经历过转型的过程?
答:组织历经过不同的发展过程,最大的挑战是在地震后的时期,也是组织人员最多的时候——40人左右。随着重建计划的结束和疫情的影响组织人员逐渐收编,目前有10人左右。
 
Q6:在营造和治理桃米生态村和埔里生态城镇时,除了资金,组织是否还有遇到其他更有挑战的问题?
答:另外,中央政府还是组织最大的资金来源。地方政府的投入或许相对不足,因为要管理的范围太多了。人力的资源也是一个困难,希望新生代可以扛起这个责任。
 
Q7:依据您带领新故乡同仁投入桃米和埔里工作的经验,是不是可以给想投入地方创生的年轻人一些建议,建议大家应怎样准备自己?培养哪些方面的能力才能够胜任社区或地域的工作?为社区营造或地方创生做好准备。
答:社区营造和地方创生工作的经济收入较为薄弱,如果年轻人要投入到这个领域需要先预备好养活自己的生存之路,必须深思。若经济能力许可,配合上自己的专业去开拓,会有更理想的发展。个人的软技能,例如沟通能力也非常重要。
 
Q8:进入社区与居民沟通时遇到问题是如何解决的?如何吸引居民投入在社区营造领域里自己不熟悉、不擅长的工作岗位?(例如:导览解说员)
答:价值性和专业性是关键。我们对于导览解说员都会进行严格的培训和考核,符合资格的居民才可以获得解说员的资格证书,制度的严谨可以增加居民对组织、工作的信心。
 
Q9:对于基建设施的部分,如果不同的组织包括企业和投资人的介入后要如何与社区达成共识,避免有任何形式上的剥削或一面倒的倾向而导致组织支离破碎?
答:外来的组织或企业在进入一个社区发展时必须尊重当地的历史、文化和自然生态、环境资源等基础元素,从这些基础上去与社区沟通并结合创造才能达到正面与和谐的效果,这个过程中还是需要相关的专业人员时刻与企业保持沟通。
 
Q10:对于马来西亚的生态解说员,如果有了愿景目标,接下来的关键第二步应该怎么做?
答:尝试培养对社会的观察能力,可以与不同专业领域的人员进行合作。另外,对于社区的特色分析也极为重要。
 
Q11:对于没有足够丰富资源的地方,应该如何在导览解说上做得更有吸引力?
答:导览解说的关键不是花俏和道具的数量,解说员个人的专业知识和对土地的热爱能够决定解说员在工作中所发挥的影响力。从而达到以生命影响生命的效果。
 
Q12:如何传承社区营造、重建的价值?桃米生态村和埔里生态城镇是否有新血的投入?
答:新故乡确实正在面对传承的议题,桃米也不例外。感恩的是目前桃米开始有不同的人员来此地定居。
讲者:廖嘉展(新故乡文教基金会董事长)
 
简介:
✳️ 廖嘉展,1962年在云林虎尾出生。 1986年进入《人间》杂志担任记者,1989年与妻子颜新珠迁居埔里。
✳️ 1994年任新港文教基金会执行长,1999年创立新故乡文教基金会,任董事长迄今。 1999年发生921大地震,投入灾后重建事务。以区域蹲点的模式,建构“桃米青蛙村‧埔里蝴蝶镇”的生态城镇愿景发展,开启NGO协立社群,参与地方共同治理的重要经验。
✳️ 2013年与一群朋友共同创立《埔里Butterfly交响乐团》,担任团长,推动El Sistema Puli音乐培力计画。 2015出任南投县大埔里地区观光发展协会理事长,进行跨域整合,结合暨南国际大学,推动埔里生活生态博物馆网络。
✳️ 2018年与农委会林务局合作,推动“埔里蝴蝶森林公园”计画,开启蝴蝶保育,再现台湾蝴蝶王国可持续发展的乡村振兴模式。 2018年获颁第二届“育璘台湾奉献奖之鼓励奖”。
✳️ 廖嘉展是台湾社区总体营造的先行者,他能将理论与实务落实,其温润的人文情怀,常让与其互动的人与社区备感温暖,并从中得到继续努力的勇气与力量,是台湾乡村振兴的领头羊。
✳️ 曾出版《月亮的小孩》,获第15届时报文学奖推荐奖、时报年度十大好书。 《老镇新生—新港的故事》,获时报十大好书。 《水产养殖先锋—廖一久的故事》,远哲科学教育基金会出版。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