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和它的容器

文/摄影:卓衍豪 

硬体堆砌出来的美,很容易沦为打卡的结局;软体创造出来的感动,才能扎根长成记忆的树。

一条”式的风景,也会有让人审美疲劳的时候,但感人的故事,却能够穿越疲劳的肉身,直达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我几个月前跟台湾的何培钧老师、陈永兴建筑师同台,给中国福建省水际村的村委会和民宿业者分享民宿和深度旅游案例,参与者对于我介绍的马来西亚“以人为本”的民宿经营理念和故事包装的手法特别感兴趣,后来更因此有机会透过中国乡村振兴政策的相关项目,给水际村的业者讲授“故事力”、“品牌力”等软实力的相关课程。 硬体堆砌出来的美,很容易沦为打卡的结局;软体创造出来的感动,才能扎根长成记忆的树。利用“造景”来营造氛围,请素人演员来对唱山歌,是主题乐园式的思维;融入地方DNA,透过各种渗透进当地生活的体验设计、服务设计,才能形神合一。日本地方创生大师山崎亮说过,“我们要一个’100 万人来一次的岛’,还是’1万人来100次的岛’?”乍看是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的区别,但新冠病毒却给新的旅游趋势下了注解,人潮汹涌的观光区,跟慢活恬静的休闲地,哪一个更安全?拜疫情所赐,那些看似长期才能见到的成果,说不定也能趁势提早收割。如何运用软实力让消费者看见你,便成了走向永续发展的关键。

一个从渔村夕阳晚餐倒叙的旅程,串起道地食材、厨艺匠人、民宿主人、渔村风情、生态环境等,道不尽的故事,在旅客心底埋下重访的种子。

一个经由私房菜去讲述自己民宿故事的主人,一个融合大自然、推广友善环境理念的园区,一场透过“产地到餐桌”去了解地方物产的活动,一趟结合工作坊去认识传统行业的游程… …只要是传达人、地方等良善价值的设计,就有机会打动人,进而“圈粉”成功。游程、活动、体验、感受、回忆等等都能够被设计,加乘故事之后,就能形成“导演 x 编剧”的效果。换句话说,故事就像水,“容器”可以是空间(民宿、餐厅、菜园、巴刹、戏院、森林等)、人(民宿主人、老匠人、渔夫、外借新娘、街坊等)、活动(手作坊、食农教育、料理教室、踏青、民俗节庆等)、物品(当地物产、伴手礼、日常用品、蔬菜、水果等);而每一个故事从来都不是单独存在,加总起来便是给旅人创造出最深刻的回忆,甚至是一个地方产业串联起来的生态链。很显然的,这跟住一晚1000令吉的房间相比,后者产生的价值投射和良好感觉,会更让人愿意买单。

用江鱼仔开启的旅程,可以由参观工厂、跟渔夫出海捕鱼、料理教室、伴手礼所组成,最终打造成一趟特别的“食渔教育之旅”。

既然如此,我们该从何下手去发掘故事呢?倒过来想便是!一双厨房里的木屐、一段老街坊口中的集体回忆、一个籍贯菜的料理教室、一种只有当地才有的香草品种——往盛装故事的“容器”里去找。你只要想通了,就知道一个有趣、充满故事张力的导览路线该如何设计;将一个个的故事串起来,变成认识一个地方的入口,这样的旅程自然便会精彩。疫情当下,旅游业者在期盼“报复性旅游”到来之前、转行去做直播之余,如果愿意多花时间去构思一趟有故事的旅程,未来说不定就能打造出金字招牌。

一个老茶壶、一个旧碗柜、一段口述历史,也能开启一趟穿越时光的旅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