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宜居

文/摄影:卓衍豪

一座城镇有可能同时符合“宜居”、“宜就业”、“宜创业”、“宜退休”的条件吗?

我们何其有幸,身处在一个任何城镇都可能符合“宜居”的国度;但许多“宜居”城镇却面临传统产业凋零,返乡青年却步的窘境,“宜居”的条件有一天会不会伴随城镇的消失而成为永远的遗憾呢?一座城镇有可能同时符合“宜居”、“宜就业”、“宜创业”、“宜退休”的条件吗?试想想,我们深爱不已的家乡小镇似乎都曾经俱备这些条件,只是国家长期选择了一条只适合城市发展的康庄大道,待回眸才惊觉后路茫茫,我们都成了回不了家的游子。

一整天的“地方创生”论坛,吸引了当地民众和业者一起学习如何振兴地方。

我和太太宝珠现在是在怡保生活的“地方创生”推广和实践者。 2012年开启的“发现大马”旅程让我在全马各地看见许多用良善初心去为家乡或生活的他乡努力付出的人,这两年我重遇这些给过我力量的地方和人们却有了截然不同的感受(想必这些当事人也是)──美丽的梦想和良善的初心最终能否被社会接受而存活下来才是关键,落地后梦想能不能生根,取决于感性转译成理性的过程中,穿着梦想华服的实践者有没有练就最基本养活自己的能力。

返乡的厨师+友善土地的食材+在地制作的陶盘=“产地到餐桌”=游客体验行程

去年,我们将对“地方创生”的理解变成一系列的地方实验,把怡保当地不被别人关注的有机小农、走向没落的陶瓷工厂和回乡创业的厨师,用“3合1”的方式整合成一场“产地到餐桌”的展演,后来还发展成一场以350人的“餐桌”为主题延伸出去的“地方创生节” 。活动当天还有用地方创生概念出发的策展,以简单图表引导民众和业者思考如何利用在地农业和陶瓷业的资源去进行产业升级、转型或跟其他产业结合成生态链。 “餐桌”的餐单上显示菜式之外,还包括食材来源(农场)、花费(产值);我们还媒合当地旅游业者、酒店业者成为桌上宾,让他们看见“餐桌”包装成体验型活动的可能;原本只是生产花盆等粗陶的陶艺师傅因尝试制作餐具而找到转型契机和新通路;有机小农找到新买家,甚至有机会被酒店餐厅直接采购。这场活动结束后,新的“地方创生”旅程才要开始,我们会继续陪伴这些陶艺匠人和小农,一起努力往可以养活自己,并且享受幸福生活的方向前进。

“地方创生节”当天还有各种体验活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