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生活,是我远道而来的风景

同一群人在咖啡店里讲了几十年都改变不了的事实,为什么艺术的介入却有机会翻转地方?